网站首页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评论 | 摄影 | 动漫 | 我要投稿 | 访客留言 | 内容搜索 | 论坛
    情感空间酸辣人生故事童话小小说天地长篇连载报告文学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蒲公英文学网 -> 小说 -> 酸辣人生

TOP

守护六一兵团的最后一个勇士(到处乱窜)
[ 录入者:到处乱窜 | 时间:2012-06-25 22:27:22 | 作者:到处乱窜 | 来源:蒲公英文学论坛 | 浏览:3383次 ]

刘军把已经冷却的开水倒进一个军用水壶里,然后,借着昏黄的灯光,再一次整理了一遍背包:一套仿军用服、一双帆布胶鞋、一把小刀,一支电筒、一支笔、一个笔记本、一袋玉米窝窝头。应该没有落下什么吧?刘军坐在床边,默默地看着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已经洗得发白几乎看不出其草绿色的军用背包。

 

“你已经决定了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嗯,爹,我已经决定了。”刘军回答说。

“哦,那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

“嗯。”刘军脱掉鞋子,关掉灯,和衣倒在床上。

 

仲夏的夜晚,月光明媚,花影绰约,偶尔传来一声哇鸣或狗叫,扰乱夜的宁静。刘军躺在床上,手枕在头下,双眼紧闭,却毫无睡意。

 

十年了,刘军的妻子外出打工已经十年了,刚出去的时候,每年她都回来一次,既是想念女儿,也是想让刘军跟她一起出去,但每次,刘军都让她失望。于是,她最近一次回家,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刘军何尝不想出去?在外打工的收入,远远高于在农村里干活,虽然刘军兼职着村上的代课老师,村里给了他一定的补助,但是,和在外打工的收入相比,依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刘军放不下村里的孩子和自己的孩子。在村上代课已经十多年了,虽然上面也曾经安排过几个教师下来,但都嫌山高路远,最长的呆了半年,最短的听说走到半路就折回去了,而如果自己走了,村里的孩子特别是七八岁的孩子就会有很大一部分缀学,因为从村里到学校,要过一条小河,孩子过河时很不安全,尤其是涨水季节,所以这十多年特别是最近几年村里不分男女只要是青壮年几乎全都外出打工以后,就每天都是刘军护送孩子们上学、放学。

 

而自己的小女儿,也是刘军放不下的。孩子她娘出去打工的时候,小女儿才四岁多,女儿的爷爷身体一直有病,刘军便背着小女儿去上课,后来小女儿上小学,也一直是自己教,直到考上初中以后,才送到镇上住校。

 

刘军还没有对妻子说的,是他还放不下村里的老人们。当打工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开始是村里的男性青壮年,后来是女性青壮年,再后来是缀学或初中毕业刚成年的孩子,基本上全都陆陆续续地出去了,丢下未成年的孩子和已经年迈的老人,特别是今年春节过后,村里除了自己,已经没有一个青壮年了。虽然他们也时不时的回来,但都象是走亲戚一样,住几天便又出去了,村民们谁家的房子漏雨了,谁家的孩子生病了,谁家的院墙倒了,谁家的耕牛跑了,等等,全都是刘军过去帮忙。

 

可是,今年小女儿初中毕业了,听她的班主任说考了全年级第十名,超出县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40多分,虽然现在还没有得到正式通知,但小女儿考上高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而妻子挣的钱已经支撑不起小女儿继续读书的花费,自己的收入更是车薪杯水。刘军不想再让小女儿步她姐姐的后尘,刘军想到大女儿,心里顿生一阵愧疚,当年如果不是自己固执或放不下村里的孩子们,而是和妻子一起出去打工,大女儿就不会缀学,也就不会才22岁就当了妈,挣扎在温饱线上。如果她还在读书,现在应该是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学教室里。都说知识改变命运,自己已经对不起大女儿了,不能再对不起小女儿,所以当前几天妻子打电话来说,已经在一家工厂里为刘军找到了一份管理仓库的工作时,刘军便下定决心,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出去打工了。于是前几天,刘军将女儿托付给了父亲,又将村里那些需要帮忙的事一一做了,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离开。正巧,昨天小女儿去她姐姐家玩了,刘军便想趁她没在家的时候走,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她,怕分别的痛让自己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又动摇。

 

刘军想着心事,不知不觉,窗外传来一声鸡鸣,一会儿,鸡鸣声便此起彼伏,天,快亮了。

刘军爬起来,穿上鞋,走进厨房,舀水、洗脸,然后,背起背包,拿上水壶。

“爹,我走了,您帮我照顾好女儿,我一到那边就给您们写信,您们多保重。”刘军对隔壁还在睡的父亲说。

“唔。”

刘军打开门,跨过门槛,关上门,伫立片刻,转身迈步走在通往山外的小路上。

 

仲夏的清晨,空气清新,凉风习习,月亮还在天边若隐若现;晶莹剔透的露珠挂在小路两边的草尖上,摇摇欲坠;田里的稻谷正在抽穗,一阵阵清香随风飘荡。

 

刘军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熟悉的小树林、玉米地、茅草坡、稻谷田一一向后退去,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村口那棵标志性的大树。

 

村口是全村人出村的必经之路,有一口水井和一棵大樟树,树下横七竖八地铺垫着一些石板。村民们有事没事都喜欢在这树下聚集,因为这里既是大人们拉家常或互通信息、小孩子嬉戏玩乐的地方,又是村里有人外出时送别、或盼望亲人归来的眺望之地,因为站在大树下,便可以看到河对面那条村里唯一与外界连接起来的小路。

 

刘军加大脚步,迅速穿过村前的几家院落,来在村口,回头看了一眼来路,便弯下腰,抓起一把泥土,掏出衣服口袋里一块手帕,小心地包起来。

“刘老师,你这是?”突然那棵大树下转出一个身影:“要出远门?”

刘军赶紧站起来,抬头一看,原来是秦大爷。

“我,我只是趁放假,想去看看女儿她娘。”刘军有点慌乱,支支吾吾地说。

“哦,是应该去看看了,孩子她娘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了吧?”秦大爷说。

“嗯。秦大爷,我走了。”刘军把包着泥土的手帕放进衣袋里,对秦大爷说。

“好,早去早回。”秦大爷向刘军挥了挥手,转身向村子走去。

刘军看着秦大爷佝偻的背影,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从村口往外走,是一段斜坡路,坡底,有一条小河,一条小船静静地停靠在河边。刘军来到河边,解开栓在岸边石头上的小船缆绳,跳上船,拔起固定船的竹竿,再把竹竿往河里一插,用力一撑,小船便离开河岸,向对岸滑去。

 

“刘老师!刘老师,您等等!”突然村口传来一阵叫喊声。

刘军抬头一望,发现大树下站着一群人,有两个人手里提着口袋正跌跌撞撞地向河边奔跑:“刘老师,您等等,我们给您带了窝窝头,您路上吃。”

“刘老师,您要去哪里?”

“刘老师,您别走,呜呜呜。”

“刘老师,以后谁送我们渡河,谁教我们读书呀?呜呜呜。”

“刘老师,您会回来吗?哇哇哇。”

......

 

刘军听着孩子们的哭喊,拿着竹竿的手颤抖起来:

“孩子们,回家去,老师只是出去看看,老师会回来的,等你们开学的时候,老师就回来了。”

刘军哽咽着喊道,逐渐模糊的双眼闪过大女儿埋怨的眼神、小女儿渴望的眼神、桂花娘期待的眼神,刘军转过头,狠狠心,手里的竹竿再次入水,猛一用力,小船便向对岸急驶而去。

 

“刘老师,我们等您回来。”

“刘老师,我们等您回来。”

......

开始是零乱的童稚的喊声,后来这喊声变得整齐划一,里面一半清脆,一半苍老。

 

刘军忍不住回过头,村口的大树越来越远,树下的人影也越来越小,望着那群没有一个青壮年的参差不齐的孩子和老人,刘军双腿一软,缓缓地跪了下去......

43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hello world [下一篇]阚氏五虎(王霁良)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